Thursday, January 31, 2013

民联的失败


     那天看报纸上报导说如果民联入主布城第一件事将控制飞机场,确保国阵官员留在国内,让他们吐出吃在口里的钱。我看后心里有感而发,这是注定你不能容物,将导致你必败无疑。

     为什么不能像三国演义里的曹操呢?在一场战役里,他胜利后手下在官邸里找到一些间谍和太守的通报,手下劝曹操一个个找出来杀死,免得后患无穷。但曹操并没有那么做,反而在大家面前烧了这些信件,让大家松了一口气,自此也不和曹操作对,反而为他卖命。试想想,如果我是一名同流合污的公务员,听到这么一篇报道,如果民联入主布城后,会调查谁谁贪污云云,我会怎么做?首先是害怕,冷静后就会想办法不让这成为事实,用尽一切手段来赢取大选胜利已确保自己的利益。

     我明白民联的用意是想得到民众的支持,因为贪污在马来西亚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人民对这种人恨之入骨,希望将这些人绳之于法。但,这样做有用吗?可行吗?这么做只会反效果。如果真的要做大事,不需要讲这些出来的,等赢了后再说;再说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只捉鲨鱼,不和小鱼计较;小鱼也是被逼才这么做的,这样才能有效地执行民联的理念。

     那个死人马华,每天在恐吓华人说万一民联入主布城,将会实行回教法,如果偷东西将被断肢等等。喂!马华是强盗吗?华人是小偷吗?你那么怕被人断肢吗?如果你没有偷东西,怕这些做什么?伊斯兰教法之可以存在这么久肯定是有它的原因的。难道又是贼喊捉贼作祟,自己作恶多端所以害怕并将这恐惧推给人民?你妈的公公!标准的中文都说不好,就请您告老还乡,别在这儿误人子弟,祸害后代!

     我反而对伊斯兰党有点好感的。记得有一次去吉兰丹州工作时,起初有点芥蒂的(因为国阵政府洗脑素),就是不能随意用眼神看着马来人超过3秒、一定要穿长袖衣等等的怪例。但到了那儿以后反而轻松多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坏。反之,在登嘉楼给巫统弄得一蹋糊涂,乱七八糟,把人民分化到互相忌恨的地步,一条40分钟的路,我竟然看见超过20间回教堂,还没大选便党旗满天飞,有点乌烟瘴气的。

伊斯兰党必须介绍和推广伊斯兰教的价值,让人们在讨厌和反感它前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党。我是经过网上一番努力才得知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是出自一个教派的,即犹太教。参考过历史后,我并不觉得“阿拉”字眼不能出现在基督教里,它只是一种翻译。但是很多傻佬不时拿这个来开玩笑,作为政治工具。静静不出声不就好了,别把宗教政治化。而且,大多数的基督教徒都是受英文教育,请别玩火自焚了。这种事是没完没了的。

     民联想要成功,必须突破旧思维,如果真的要执政中央,必须了解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在中取得平衡点。其实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被国阵的人一贯的手法,自乱阵脚;只要建立新的思维,不把种族、宗教在政治来看待,这艘船就能远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