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5, 2016

郑丁贤‧沙巴政治风云再起?

2016-09-25 16:58

站在历史的一个时机点,如果掌握得精彩,或许还可以促成沙巴政局的翻新。
许多政治观察者都把注意力放在3M的身上,认为他们成立的花旗党,噢,土著团结党,将对大马的政治生态带来新的冲击。

近两个月下来,这朵大红花,没有绽放异彩。主席马哈迪依然千篇一律的发牢骚,而且只是针对纳吉;连政治门外汉也知道,这不是壮大一个新政党的方式。
至于慕尤丁,新政党的总裁,则似乎成为隐形人。没看见他成立基层组织,看不到他发表政治声明,也未曾对政治课题表达立场。而慕克力这副主席,也缺乏将军姿态。
这不像是一个成功的政治模式。说好听是按兵不动,不好听则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过去身在权力云端,呼风唤雨,要什么有什么;而今是跌在地面,必须重新站起,从搞组织、拟策略、做形象、打品牌、唤民意……政治,岂是那么容易。
倒是和3M走不同道路的沙菲益,表现令人侧目。
他选择回到沙巴,从家乡练兵做起。

他接手沙巴一个已经冬眠的政党,改名重组,打造一个沙巴本土反对党。
表面看起来,这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稍微深入了解,沙菲益正在利用沙巴特殊和多变的政治生态,催生一场政治变动。
很大程度上,沙巴人的自主意识,不亚于砂拉越,其醒觉甚至更早。沙巴团结党代表的本土政治,还一度成功执政。
但是,沙巴的族群结构以穆斯林占多数,菲律宾非法移民涌入,马哈迪时代的“身份证计划”,团结党分裂加入国阵等等因素,使本土运动受挫。
加上沙巴缺乏像砂拉越阿德南的首长来主导自主运动,以至自主未能通过政治权力和政策来实现。
但是,这不表示沙巴自主已经没落。
相反的,它一直是一团火,有时旺,有时衰。特别是近来受到砂拉越的鼓舞,这团火又炽热起来,这在卡达山杜顺年轻一代最为明显;而沙巴华人虽然是少数,但同样的不满西马的政治控制,希望沙巴能走砂拉越的道路。
一般沙巴穆斯林土著也认同本土意识,希望沙巴人拥有更多自主权。如此共识底下,第二个砂拉越的情况可以预见。
自主意识的复炽,对沙巴巫统为首的政府是一个重大考验。然而,沙巴巫统的强大,以及反对党的自相残杀,稳住了国阵州政权。
沙巴反对党之多和复杂,难为西马人所了解。上届大选,来自西马的反对党(行动党和公正党)和本土反对党混战,本土反对党又自相残杀。反对党固然有选票,却输了议席。
大选后,州内本土反对党吸取教训,逐步整合,组成了USA(沙巴联合阵线),但是,USA的对手不只是国阵,还有公正党和行动党。
另一个缺口,在于USA之中,缺少一个以穆斯林主导的政党;在穆斯林土著占多数的沙巴,这是一个致命伤。只要绝大部份穆斯林依然支持巫统,就不可能产生结构变化。
沙菲益深知沙巴政治生态,如果他加入3M的土著党,在沙巴人眼中,这究竟是一个西马政党,不会有作为。
而他领导一个以穆斯林为主导的多元种族本土政党,一方面可以鼓吹州巫统所不能做的自主运动,二方面填补了反对阵线缺少的穆斯林真空。
目前沙巴的政治氛围和空间,正提供了他一个机会。他的雄心不只是赢几个议席,而是领导一个反对党联盟,挑战州国阵。
沙菲益的新党,已经有原巫统州议员加入,也有公正党议员过档,盛传行动党也有议员准备加盟。
这个起步,比他的3M西马盟友来得出色。如果反对党能够整合,加上州巫统疏于防备,或许沙菲益有一番作为。
站在历史的一个时机点,如果掌握得精彩,或许还可以促成沙巴政局的翻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