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 2016

郑丁贤·巫统和非马来人,谁需要谁?

2016-09-02 13:03

在现实层面,2008年和2013年大选,华裔选民几乎彻底排斥巫统和国阵,导致一些巫统候选人落选,另一些微差险胜。
副首相阿末扎希说,巫统必须照顾非马来人。

玄机在於:这番言论,不是在马华或民政大会上作应景文章,而是在巫统大港区部大会上公开发表。
在政党理念层次,巫统对马来人有责任;但是,对非马来人没有义务。
巫统的政治宣言(motto)直截了当,巫统是为了民族丶宗教和国家(demi bangsa, agama dan negara);国家,自然是以前两者为主体。
在现实层面,2008年和2013年大选,华裔选民几乎彻底排斥巫统和国阵,导致一些巫统候选人落选,另一些微差险胜。
譬如,在雪州大港,2013年大选的开票夜晚,向来和华社关系良好的巫统候选人诺丽雅,在计票中心眼看华人选票一面倒投给伊斯兰党候选人,感触良多,默默的走到一个角落饮泣。
那一次,她只以399票低飞中选。

大选成绩让巫统政治人物对华裔很有意见,一些对华裔选票放弃希望,更有一些立场走了调,走向右倾的民族和宗教路线。
巫统向右走,族群气焰上升,引起华社更大反弹,关系更为僵化。许多地区的发展,华裔的利益被排除在外,拨款和建设没有份儿。同样的,联邦政府的措施也有变化,哈迪的伊刑事私人法案扒了头,不分种族的公共服务局出国奖学金终止,承认统考还在走那遥远的最後一里路。
巫统鹰派更施压力,主张和伊斯兰党合作,掌握大部份马来人支持,就可以执政。
一旦落实这个策略,马华和民政对巫统不再有意义,更无法制衡巫统,国阵也要面临解组。

届时,大马可能全面落实马来人议程,朝向种族和宗教路线出发。
不过,5月的砂拉越州选拉住了这步转向的马车。砂州的族群结构,不允许它走种族和宗教政治,阿德南的政治风格,也趋向中庸和多元。
联邦政府不能失去砂州,必须配合砂州民意,以及阿德南路线。当砂州国阵大胜,并且在华裔选区有所收获,让巫统领导人了解,不能只把目光放在马来人支持,也不能冒险放弃非马来人的选票。
接下来的雪州大港和霹州江沙补选,出乎意料的,华裔选票显着回流,让国阵大捷。而巫统也面对一个政治现实,不管它和伊党关系如何回温,到头来,它毕竟还得和伊党在选战中一决生死。
巫统是个务实主义的政党,只要能够维持政权,就是它走的路线。
副首相阿末扎希在大港巫统区部大会上,发表要巫统照顾非马来人的言论,是不是巫统路线的一个转变?
从选举的需要来考量,只要争取部份非马来票回流,加上反对党混战,就不难赢得更多议席,这比和伊党进行交易,必须让出若干席位和权力,来得容易。
当然,若是巫统转向,还得看非马来人是否会买单。华裔选民普遍上依然抗拒巫统,不是几句好话,一些甜头就可以改变的。
不过,非马来人也面对一个政治现实,不论如何反对巫统和国阵,如果没有主流马来群众的配合,还是无法改变国阵执政,巫统独大的结果。
究竟巫统需要非马来人,还是非马来人也需要巫统?
很大程度,还得看巫统今後怎麽做,非马来人又怎麽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