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9, 2016

郑丁贤‧狂热没有极限

2016-09-09 11:42

老鹰,只是浮罗交治的象徵,也是旅遊业的卖点,没有人会去崇拜老鹰雕像;国家纪念碑,那是纪念为国牺牲的战士,激励爱国精神,没有人将他们神化来加以崇拜。
狂热,没有极限;从中东,蔓延全世界。

有时候,狂热和疯狂,也没有界线。
很多年前,宗教狂热的阿富汗塔勒班执政时,做了很多震惊全球的作为;其中一项“代表作”,是炸毁阿富汗境内的“巴米扬大佛”。
千多年前,巴米扬峡谷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往来中国、印度、波斯、欧洲的旅者,都在这里驻留过,也激荡出丰富的知识和技术。
当时的巴米扬也是佛教重镇,数千名僧侣和工匠们以无比的毅力,配合艺术美学和高超技术,在悬崖边的岩壁,细心的敲凿出无数雕塑;最壮观的是两座38公尺和58公尺的佛像。
从艺术角度,这是文化臻至巅峰之作,从历史视野,这是人类宝贵遗产;两座大佛像,千年以来,俯瞰人间大地,见證人类历史变迁。

但是,塔勒班人仅仅用了几个小时,就把这两座人类精神文明的结晶,炸成灰烬。
同样的,IS哈里发国的狂热分子,占领伊拉克北部地区後,在3000年前亚述帝国所在地的尼姆鲁德,砸坏象徵亚述文明的文物和神像,然後用炸药摧毁古城。
接著,IS在占领的叙利亚北部的帕尔米拉,这个拥有4千年历史,是人类最早建立的城市之一的古城,摧毁了巴尔夏明庙和贝尔庙,砸坏远古人类崇拜的自然神文物。保护帕尔米拉博物馆的馆长哈米德,也是权威的中东古代文明专家哈米德,也被IS处死。
狂热的塔勒班和IS,利用伊斯兰教义中,禁止偶像崇拜的规定,无限延伸,粗糙套用,把巴米扬大佛、尼姆鲁德和帕尔米拉的神像和文物,套上偶像崇拜的罪名,不在乎它们的历史价值,文明遗产,乃至旅遊博览价值,加以摧毁。
已经摧毁的,不可能复元,历史不能被複製;从狂热到疯狂,让世人震惊,痛心。为甚麽要提这些?
浮罗交怡的老鹰雕塑,国家纪念碑的英雄雕塑,近日来成为议题。一些自以为宗教捍卫者的宗教司,认为应该去除这些雕像,以维护宗教的纯洁,阻止偶像崇拜。
老鹰,只是浮罗交治的象徵,也是旅遊业的卖点,没有人会去崇拜老鹰雕像;国家纪念碑,那是纪念为国牺牲的战士,激励爱国精神,没有人将他们神化来加以崇拜。
狭义而偏激的宗教诠释,把一切东西都宗教化,排他化,惟我独尊,这是狂热之下的偏见和傲慢。
一旦被认可和正当化,大马的多元和普世价值将从根被拔除。不可,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