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2, 2016

鄭丁賢‧看不到邏輯的海底隧道



檳城有人要建海底隧道,讓我想到前任馬六甲州首長要建跨海大橋,從馬六甲跨越海峽,直達印尼蘇門答臘的杜邁。
跨海大橋的建議宣佈後,成為當年的年度笑話。
人們把它當成笑話,不是因為技術上做不到,而是沒有這種需要。想像一下,大橋跨越馬六甲海峽,肯定壯觀而荒涼;建一座跨海大橋,需要投入多少資金?有多少人用得到?投資和收益,能夠成為正比嗎?
幸好,這個華麗而空洞的夢想,沒有付諸行動,也不必花費幾億元進行可行性研究,就已經被正常人的邏輯檢驗所否決。
然而,在馬六甲做不到的事,卻有可能在檳城成事。
先別說海底隧道。幾個月前,我到檳城一趟,捨棄檳威大橋,改而體驗第二橋的經驗。
在下午時間開車駛上第二大橋,出乎意料的空空蕩蕩。20分鐘左右的行程,前後的車輛不到10部,以及一些摩哆車左右而過。
第二大橋的使用率如此之低,卻已準備興建海底隧道,難道檳州富可敵國?
而且,這個計劃顯得如此隨興,單單是3份可行性報告,州政府就耗資3億500萬令吉。
這可能創下健力士最昂貴的報告紀錄。州政府真是豪爽,一擲千金,面不改色。同樣的價錢,大概可以請美國太空總署準備30份地球人移民火星的報告了。
有人計算,州政府執政8年,用在社會福利的支出,還不到3億呢!
當然,這3億500萬只是一個開端。一旦動工,就是63億4千萬的海底隧道。
這個計劃,交給一家名為CZBUCG的公司承包;而受委託進行可行性報告,也和這家公司有關連,明顯有利益衝突。
檳州政府對這個計劃鍥而不捨,看來準備不惜一切,非建不可。但是,整個計劃卻披上神秘色彩,連執政團隊的議員都搞不清楚;公正黨州議員屢次要求檳城公賬會提呈相關報告,也不得要領。
而今,檳城首席部長再度發揮答非所問的本領。被問及何以需要海底隧道,他回答是因為中央政府不會接受興建第三大橋(但他從未曾提出第三大橋的要求)。
而被問到海底隧道是州政府所興建,為何還準備給承建公司特許經營權,收30年過路費。他的回答是,收過路費是中央政府最擅長的事。
下一次再問海底隧道,可能答案是隧道沒有游泳池。
人民應該很想知道,為甚麼需要海底隧道?為甚麼3份報告需要3億500萬(其中1億3千500萬已經是用檳州土地來交換)?
執政者,不能用想像力來執政,更不能濫用和誤用公共資源;任何的政策,要符合邏輯和常識,也要配合人民的需要。
在海底隧道,看不到這些邏輯。(星洲日報/星期天拿鐵‧作者:鄭丁賢‧《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


點看全文: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40096#ixzz49t9keXH7
Follow us:@SinChewPress on Twitter|SinChewDaily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