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6, 2016

鄭丁賢‧混亂的選舉,需要清醒的決定



我在砂拉越觀察的最後一站,是砂州北部的美里。
有人說,這是全馬最適合居住的城市。依偎在南中國海,往內陸伸展出一片平坦大地,空氣清新,道路寬敞順暢,市容整齊乾淨,公共設施齊全。
美里得天獨厚,岸外蘊藏了石油和天然氣,內陸有森林資源;70年代起,經濟起飛,吸引了南砂和中砂人口湧入;在完善的規劃下,發展成為一座現代化的城市。
發展模式,讓美里人數十年選擇國陣,直到上屆州選反風狂嘯之下,美里的3個州議席,有2個首次被行動黨奪下,分別是卑爾騷(Piasau)和埔奕(Pujut)。
這一屆,國陣除了要捍衛依靠大量土著票險勝的士納汀(Senadin),也試圖借助阿德南效應,贏回卑爾騷和埔奕。我跳上市議員吳克成的車子,他是熱心誠懇的美里人,主動建議載我先遊車河。
美里予人的感覺是平和的,但是,眼前的海報和布條之多之大,卻比古晉和詩巫更上一籌,特別是埔奕候選人許慶璋的個人造型,幾乎是淹沒了市區各個角落。
許慶璋是聯民黨人,以國陣直屬身份競選埔奕。猛男相貌,貓王腮鬍,即刻將人震懾。美里人,乃至砂州人,幾乎都知道許慶璋。擁有商業王國之外,他的政治雄心,同樣遠近知名。
埔奕向來是人聯黨選區,發生人聯和聯民的交戰後,阿德南曾經宣佈交給人聯黨上陣。不過,最後出乎意料,交給聯民黨的許慶璋上陣。
許慶璋打出“前進吧,美里”的主題,投下大量資源,轟轟烈烈的打這場選戰,大有不贏誓不罷休的決心。
許慶璋的強勢人格,爭議性的作風,在選舉中會是獨領風騷,還是格格不入,只有美里人能夠決定。
x x x
我們緩緩進入美里市區卑爾騷(Piasau),眼前是陳超耀的海報,上面寫著:“請給我一個機會。”很低調。
陳超耀是人聯黨寄以厚望的新領導層的一員,人聯黨重組之後,他出任秘書長,和主席沈桂賢一起挑起重振人聯黨的重擔。
我在陳超耀的競選中心,看到年輕的專業人士艾歷士正在做競選義工,忙著整理競選海報和傳單,準備到處派發。
我問他為何幫助陳超耀?
“他曾經幫助我,我只是在幫回他。”他回答。
艾歷士留學歸國,娶了一位外籍太太。為了申請合法身份,他必須從美里飛到布城辦理手續。
“你知道的,政府部門的繁文縟節,我跑了很多趟,每趟要花1千令吉,還是不得要領。
“這時,我的父親建議我找陳超耀幫忙,其實,我心裡很掙扎,當時我還是反對黨支持者;不過,抱著姑且一試的態度,我去他的服務中心,見到了他。
“陳超耀一口答應,接下資料。一個星期後,申請獲得批准。”
美里人都知道,有事情,找超耀;包括兒子半夜被扣留,老婆凌晨生孩子,一通電話,陳超耀就到。
見到陳超耀,風塵僕僕,他從外頭拜票回來。連續幾個星期奔波,他掩飾不了疲態。
問他這次勝算如何,他搖搖頭:“很困難,只能盡力而為。”
人聯黨連遭敗仗,讓他不敢有較高的期望。
針對美里人的想法,我問了吳克成的意見。他說:“反風雖然緩和,畢竟,吹過後留下痕跡,很多華人已經定型,認為還是需要反對黨來制衡,這對超耀是一項考驗。”
x x x
平靜的美里,選舉卻很不平常。除了財團背景的許慶璋,服務見稱的陳超耀,還有行動黨新生代領袖林思捷,行動黨寄以厚望要打入土著社會的巴魯;走激進砂州本土路線的房保德等等,都在爭美里政治的一席之地。
午後的美里茶室,幾個中年男子在享受茶點,這是美里典型的悠閒生活。我趨上前,和他們聊起選舉。
其中一人對我說:“太多候選人,太多政見,我們看得眼花繚亂,很多東西都不明白。”
“美里人希望過好的日子,也想看到政治平衡,不願意任何一方獨大,所以我們內心也很矛盾。”另一人有自己的見解。
很多美里華人,乃至砂州華人都還在猶疑,面對投票抉擇。然而,他們一票的去向,將是華人政治未來的取向,不僅決定朝野之分,也關係地方、財團、黨派之爭。
在矛盾和猶豫之中,終究必須清醒和理性,作出對華族最有利的決定。(星洲日報/非常常識‧作者:鄭丁賢‧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

點看全文: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39924#ixzz48Bz1cWd8
Follow us:@SinChewPress on Twitter|SinChewDaily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