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4, 2016

鄭丁賢‧選舉中的潛水人



在砂州活動的政黨人和新聞工作者,幾乎都在問同樣的問題:為甚麼選情這麼冷?選民到底在想甚麼?
這個現象,在主要城市――古晉、詩巫、美里特別明顯。
我在古晉見到一位來自西馬的行動黨州議員。他對砂州並不陌生,5年前就已經來過砂州助選。
“5年前提名後的第一天競選,古晉市區的講座會,可以說是萬人空巷,情緒熱爆;不是我們帶動民眾,而是民眾的熱情在催促我們。”
這一次,同樣是第一天競選,火箭的最大型講座,只有二三千人,少了一半以上,接下來每況愈下,場面跌到百多或數百人。期待中的超級星期五、星期六、星期天,人數回升到一兩千人,依然遙遙不及當年。
“這種情況讓我們擔心,行動黨向來是靠造勢和動員,催谷人數和士氣;如今沒有了人潮,選戰很難打。”他補充說。
火箭的“美祿桶”捐款箱,提供了另一個訊息。
我在一個行動黨的集會上,看著美祿桶從一隻手傳到另一隻手,傳來傳去,卻很少停下來;平均每10人,只有一兩個掏出小鈔。
換成以前,大家搶著捐款,一出手就是50令吉大鈔,還有投下一捆的。捐款代表了強烈支持的意願,比出席更可能化為選票,意味很大。
然而,如果以為只有行動黨在擔心,那就錯了;國陣的競選人員,也同樣頭痛。
人聯黨以為透過阿德南效應,以及沈桂賢形象,可以吸引選民到來。這項假設只對了一部份。出席國陣講座會的人數的確比過去多一些,但是,稱不上有熱潮;況且,我走了幾個場合,看到很多出席者都是身穿黃衫的黨員,以及本來就傾向人聯黨的中老年層。
人聯黨打著重新出發的口號,激發了部份黨員和支持者的士氣。然而,這種激情並沒有明顯的擴散到選民之中,除了阿德南在石角站台那一次,其它集會稱不上踴躍。
一位人聯黨的助選人員坦誠的說:“這不是好現象。華人缺乏反應,可能正是我們所擔心的,阿德南雖然形象好,聲望高;但是,卻沒有辦法轉換華人的選票,最後是一場空期望。
“我們實地調查,華人回流國陣不明顯,大概只有10%,而一旦火箭發動大攻勢,可能這10%都保不住。”
以行動黨上屆在華人為主的各個州議席動輒狂勝5千、8千票,若是區區10%回流國陣,只可能贏回1到3個邊緣選區,不會影響大局。
選民的冷淡確實吊詭。古晉石角中公學校校友會會長鄭和健分析:“到目前為止,大概只有40%的華人選民表態支持反對黨或是國陣。
“其餘的60%,到目前還是在潛水,看不到他們在哪裡。他們不出席任何一方的講座會,也不公開投票取向。”
行動黨歸咎阿德南禁止西馬演講人入境,影響出席率;土生土長的鄭和健認為:“他們不瞭解砂拉越人,大部份砂州人不反對阿德南的做法,包括行動黨的支持者;這是砂州自主權的表現,自主權比聽演講重要太多了。”
從政治觀察推測,選民對兩邊都抱持冷淡態度,很可能是早已有所決定。既然做了決定,就不再需要大張旗鼓,也不用出席講座會去瞭解政黨和候選人。
或者,選民已經厭倦政治,缺乏參與的推動力;因此,他們不但缺席集會,也很可能不出來投票。
“行情這麼差,生活沒有改善,反對黨幫不到我們,國陣說發展又做不到,誰贏了對我們小市民都無關;他們競選像是做戲,我才沒興趣。”雜貨店的老闆娘這麼告訴我。
60%的潛水者,究竟是在反對黨這邊?或國陣這邊?還是不站邊?沒有人能夠確定,或許他們自己也還未決定。
但是,他們肯定決定選舉的結果。
(星洲日報/非常常識‧作者:鄭丁賢‧《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

點看全文: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39901#ixzz48BzDDkCS
Follow us:@SinChewPress on Twitter|SinChewDaily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