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1, 2016

郑丁贤‧为甚麽我们需要金牌(或银、铜牌)

2016-08-21 14:15

心情还是未能完全平伏;从李宗伟的最後一刻力挽狂澜於不倒,到蔚昇/蔚强最後一刻的失之交臂,这一夜,惊涛骇浪,汹湧澎湃。这就是体育的精彩和魅力。全国人民的心如同串在一起,跟著那颗羽毛球,在球网之间上上下下,飞速来回。
心情还是未能完全平伏;从李宗伟的最後一刻力挽狂澜於不倒,到蔚昇/蔚强最後一刻的失之交臂,这一夜,惊涛骇浪,汹湧澎湃。这就是体育的精彩和魅力。全国人民的心如同串在一起,跟著那颗羽毛球,在球网之间上上下下,飞速来回。
没有任何时候,马来西亚人民的心是如此在一起。
这一刻,这个国家一道又一道的隐形墙壁被打破。嘛嘛档口,住宅社区,大街小巷,同样的欢呼声,同样的惋惜声,突破了种族和宗教之分,也淹没了阶级和政见之别。
大家凝聚了国家的认同感,让国民情感得以升华,把歧见和对立洗涤,还原了马来西亚的纯真原貌。
是的,我们追求胜利,无须摆出过高姿态,把胜利视为虚无;我们也追求金牌,不必自我低能化,认为马来西亚没有实力。
但是,金牌不是惟一目标,可以拿到最好,拿不到的话,银牌也是一种奖励;退而求其次,铜牌也是很高荣誉;我们不像其它实力鼎盛的体育大国,会小看任何一个颜色。

我们期待李宗伟的金牌,也感谢蔚昇/蔚强的银牌、炳顺/柳萤、小潘/俊虹的银牌,同样感谢阿兹祖的铜牌。
这个名单,是不同肤色组成,但是,肤色,乃至宗教,或是来自哪个州属,和夺牌没有关係。在夺牌的背後,是出自不同肤色的团队,甚至是不同国籍的人士一起促成的。
选手之外,从领队、教练、辅助人员、陪练员,是一个群体,来自不同族群,甚至还有外国人,像跳水队总教练杨祝梁,羽毛球队的老弗、郑瑞睦、叶橙旺,脚车队的澳洲教练等等。
就是一个团队组合,创造了成就。
有人拿种族肤色来大作文章,有人用政见之异来否定金牌,也有媒体以未能夺金来突出负面情绪;但是,这些毕竟是少数人的偏见和特别议程,未能伤害国人对奥运的共愿。
重点是,奥运的奖牌,让大马人民得以化解许多累积的偏见,也消除了很多不必要的对立。藉著奖牌,大马社会也有了一个共同提昇的平台。因为有奖牌作为目标,这个国家能够团结,这不只是大马奥运代表队,而更是全民的团结,朝著共同目标和共同利益而前进。
因为有了团结的氛围,大马社会分泌出和谐的多巴胺,减少了戾气和对立。
因为有奖牌激励,大马人民,特别是年轻人,对国家和自己更有信心,创造更可能的成就。也因为奖牌,人民内心许多怨气和挫折感得以排解,让快乐愉悦瀰漫社会。
不管怎样,这些并不是一种盲目排外的爱国情结。我们不对场内的外国选手抱持敌意,反而间中的欣赏他们的表现,只有通过高水平的互动衝击,才能激发出双方更高的潜能。
这就是体育运动的高尚之处。它是人与人,国与国的竞争,但也是良性的竞争,不是战争式的摧毁对方,而是通过比赛而带动彼此的进步。
就如同李宗伟和林丹,两人赛场上的竞争,把运动的技艺、智慧和意志力,带到一个至美的境界。
让金、银、铜牌提昇国人,成就一个团结,快乐,向上的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