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7, 2016

鄭丁賢‧詩巫―舊政治和新政治



詩巫是我到過最多次的砂州城市,每一次來,都會有新的認識;特別是對它的政治文化。
這次重來,是為了觀察選舉;而要瞭解詩巫的選舉,先要摸清楚詩巫特殊的政治文化。
詩巫應該是全馬華人色彩最濃郁的城市;從機場出來,路牌和建築都有中文字,而且有厚重的歷史感,黃乃裳路、劉欽侯醫院,衛理公會……,紀錄了這個城市的足跡和特質;到了市中心,還有大字寫上“詩巫之窗”的代言廣場。
濃郁的華人色彩,讓詩巫政治擺脫不了華人政治的半封建特質。籍貫、血緣、家族、地區、利益這幾層關係,纏繞架疊,形成複雜的詩巫政治結構。
詩巫的政黨、候選人、政治理念、競選策略,都離不開這些關係。
人聯黨是這些關係的中樞,通過詩巫人聯黨,取得地方政治權力。詩巫人聯黨又是黨中之黨,和黨中央保持距離,乃至對峙;而詩巫人聯黨本身,內部又存在不同派系,有時合作,有時競爭,有時內鬥。
這是幾十年來的政治生態,代表了傳統的政治文化。
這種政治文化,主導詩巫政治進程,它突顯了精英階層的地位和重要性,但也和群眾逐漸脫節。一旦詩巫新生代湧現,以及和外在世界接觸越頻繁,就衝擊了原來的體制。
2011年是一個分水嶺,行動黨一舉攻破詩巫人聯黨的堡壘,贏得大部份華人選區,舊的政治文化受到強烈衝擊,而新的政治文化還在摸索當中。
2011年的州選,老將黃順舸保住議位,這讓他成為砂州內閣惟一的華人代表。
人聯黨衰敗,黃順舸和人聯黨中央決裂,拉隊組成聯民黨,在砂中形成一股勢力。這次州選,聯民黨的代表,以國陣直屬候選人的名義,競選7個州議席,包括4個華人議席和3個土著議席。
和黃順舸見面,已經接近夜晚10點。
他跑了一整天的行程,但是,依然精神奕奕,步履穩健;已經73歲,也是本屆州選最高齡的候選人,還有老驥伏櫪之志。
沒有一個詩巫華人不認識黃順舸,而認識黃順舸的詩巫人,對他都有深切的感受。無可否認,他是一個經驗老道,思路清晰,身段靈活的政治人。
黃順舸信心滿滿,他相信聯民黨的國陣直屬候選人,絕大部份可以中選。“最壞的情況已經在2011發生,如今只有更好,不會再壞下去。”
他相信不管是人聯或聯民,都會有收獲,之後兩黨可以重新結合,拿回華人參政權,強化政治地位。
“雖然我們年紀大了,但這是一個新的政黨,需要我們來帶領;我只好拿老命來拼一拼了。”他自嘲的說。
我不敢碓定詩巫華人是否會認同黃順舸的想法。很多的詩巫華人,政治觀已經改變,他們追求的是新的政治,不管是來自行動黨、人聯黨、聯民黨。
而這些政黨,它們改變了嗎?
我第一次見到人聯黨的程明智律師,是在詩巫市區河畔的一家西餐廳。他顯得朝氣蓬勃,很有創意,也有專業問政的能力。
我們開了一瓶紅酒,就在河畔聊了起來。
他曾經是行動黨的黨員,後來無法苟同行動黨的許多做法,就在人聯黨慘敗的低潮時期,他退出行動黨,加入了人聯黨。
他在詩巫的柏拉旺選區,召集了一批年輕人,介紹砂州自主概念,灌輸政治醒覺意識,推動社會工作。他的積極態度和政治正能量,獲得注意和好評。
本屆州選,原本他將代表人聯黨競選市區柏拉旺州議席,這個選區華人將近90%,國陣看來根本沒有機會。但是,程明智深信他幾年來的耕耘,能夠獲得選民認可。
但是,阿德南最後宣佈,這一個議席交由聯民黨的劉文惠,以直屬候選人的身份競選。
這一晚再見到程明智,時間已經接近年夜,他剛帶了家人看了一場電影,這是他挽回心情的方式。“有甚麼事能夠比和家人在一起更加快樂?”他說。
儘管如此,臉上掩飾不了失望之意。
他表示接受這個現實。“但是,我不會放棄。砂拉越的未來,還是要有人來努力。”
詩巫人在這次的選舉,能夠決定政黨和候選人,但是,在舊政治和新政治之間,能夠平衡,或是找到出路嗎?
(星洲日報/非常常識‧文:鄭丁賢‧《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

點看全文: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39838#ixzz47AHXrDQW
Follow us:@SinChewPress on Twitter|SinChewDaily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