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6, 2015

鄭丁賢‧追尋一個恐怖烏托邦



或許,我們認為恐怖主義還很遙遠,它遠在伊拉克和敘利亞,一個我們陌生的地方,一群我們陌生的人。
但是,它可能已經來到我們前面。
記得嗎,趨勢學家一再說,這是一個疆界已經模糊的世界。
大馬警方逮捕了5名國內外恐怖嫌犯,意圖在東盟峰會期間發動恐襲;泰國警方揭露10名IS成員潛入普吉島、芭堤雅和曼谷,準備發動襲擊;而美國加州殺害14人的凶手夫婦,曾經在面子書上宣誓效忠IS頭子巴格達迪。
大馬已經有130人前往伊拉克和敘利亞加入IS,其中包括一名今年5月襲擊伊拉克政府部隊,已經生物分解的人肉炸彈。
巴黎的IS,以8人之手,殺害了百餘人。伊敘境內的IS,手上更染了萬人鮮血,加上破壞文明古跡,摧毀經濟和社會建設。
問題是,為甚麼他們要這麼做?
x x x
IS支持者來自世界各地。過去,人們以為他們都是狂熱宗教分子,為了要參加聖戰,成就伊斯蘭國而加入IS。
但是,隨著許多資料的公開,以及一些針對IS的研究出爐,人們發現,原來很多加入IS的分子,並不是狂熱宗教主義,甚至不是虔誠的穆斯林。
數千名投奔IS的外國人,背景複雜,參加IS的動機也不相同。
有一些是認同“伊斯蘭國”和“聖戰”的口號,以為這是通往真理的途徑;實際上,他們對伊斯蘭瞭解甚少,而且很片面,所以容易被誤導。
一些是不適應本國的環境,或自以為被邊緣化,口口聲聲“被歧視”,進而憎恨這個國家的一切,因此投入IS。這些以歐洲國家的一些穆斯林為主,因為無法融入當地主流社會,而產生報復心態。
還有一些人的動機更加單純,是為了金錢而加入。IS解決了他們的吃住問題,還每月發軍餉;雖然數目不多,但比原來窮困潦倒的日子好多了,不失為一條謀生出路。
此外,也有一些分子是抱著獵奇和刺激的心態,想在IS實現超凡的人生。
IS的東征西討,攻城掠地,乃至砍人頭、火燒活人,以及大屠殺的做法,即是恐怖,也激發他們的快感,如同把電子戰爭遊戲,或是漆彈鎗戰爭遊戲,化為現實。
在這些動機底下,IS提供他們一個前所未有,也無可取代的“圓夢”機會。
x x x
歷史上,這種帶著狂熱的心態,迷信的信念,要實現一個烏托邦的集體行為,並不只有IS。
60年代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千百萬歇斯底里的年輕人,盲目崇拜一個領袖,響應一些過於簡單的口號,追求一個模糊的目標,形成龐大的力量,把一個國家的原有秩序,千年的傳統文化,破壞殆盡。
30年代的德國,人民在強國富民的希望中,被希特勒利用和控制,被戈培爾洗腦,陷入狂熱愛國情緒和侵略主義,發動大規模戰爭,要“淨化”世界。
更早之前,清朝的太平天國,歐洲中古的十字軍東征,不都一樣,都為了一個虛幻的烏托邦。
烏托邦原本是一個夢想,有時還是一個美好的理想。但是,它的本質是空洞和虛幻,不但難以實現,也不能被理性和科學驗證。更糟糕的是,人們用狂熱心態,以及恐怖行為,要實現這個烏托邦,最終帶來重大破壞,形成人類的浩劫。
IS最終會覆滅,這和中國人從文化大革命中甦醒,德國人從納粹主義中浴火重生,是同樣道理;只是,代價太過慘重。
(星洲日報/星期天拿鐵‧作者:鄭丁賢‧《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

點看全文: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38436#ixzz41ZnlzfDa
Follow us:@SinChewPress on Twitter|SinChewDaily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