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9, 2016

鄭丁賢‧牛頭不對馬嘴的“喪權辱國”



旺姐把TPP協議和《邦咯條約》掛勾,說大馬一旦簽署TPP,就形同1874年霹靂蘇丹和英國簽下《邦咯條約》,喪權辱國。
這是我聽過所有反對TPP的論述之中,幻想力很高,原創力卻不足的一個。
同樣論調,出現在當年朱鎔基推動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反對者說,一旦加入WTO,就是第二度簽下《南京條約》,將中國賣給殖民地主義者,潛台詞就是“喪權辱國”。
1840年的鴉片戰爭,清朝戰敗,被逼在1842年和英國簽下《南京條約》,賠款2千100萬大銀,割讓香港,開放5大通商口岸。
《南京條約》是中國人心頭之恨,過了百年,還是很糾結;一旦涉及對外事務,就是民族主義者的利器。
《邦咯條約》和《南京條約》異曲同工。當年,霹靂州王室釀爭,加上華人會黨海山和義興大戰,局面一片混亂,英國人乘虛而入,軟硬兼施之下1874年簽下《邦咯條約》,入主霹靂,再將勢力延伸到其它馬來土邦。
馬來民族主義者提到這段歷史,引之為鑑說,馬來人主權,不能再次淪喪。
歷史的對比,是一種參照,但是,如果時空不對,本質不同,就是牛頭不對馬嘴,不但沒有意義,而且會論證失誤;製造笑話事小,作出錯誤決策事大。
譬如,如果當年中國不加入世貿,它的制度就無法和全球同軌,它的官僚政策難以改善,它的生產力不會釋放。
如果加入世貿是“南京條約2.0”,則這種“喪權辱國”的成效還真的不錯,從2002年起,平均經濟成長率超過10%,不但成為世界工廠,還奠定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地位。
回到TPP,我怎樣也無法將它和《邦咯條約》連接。T P P是一個多邊多向協議,在貿易的框架之下,締約國遵守共同的準則,相互開放市場。
這個協議,不涉及政治和軍事,無關國家主權;它的宗旨是市場開放和國際分工。
早在18世紀,亞當史密斯提出市場自由的經濟哲學理論時,就成為國際經濟和貿易的核心價值。2百年來的全球經濟發展,從不同國家的分工,貿易往來,以及財富的創造和擴散,都是藉由這個方式而來。
或許,旺姐或是她的幕僚,以及演講稿的寫手,應該讀一些經濟理論,瞭解國際經濟的發展歷史,特別是全球化的經濟趨勢;而不是躲在民族主義的臼巢,引用脫離時空的例子,說一些過時的語言。
作為國會反對黨領袖,總還得需要一些常識。(星洲日報/非常常識‧作者:鄭丁賢‧《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

點看全文: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38973#ixzz40SDBEoBF
Follow us:@SinChewPress on Twitter|SinChewDaily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