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2, 2015

鄭丁賢‧恐恐,反恐和公主


在國際恐怖活動的陰影底下,這兩天的東盟峰會,以及相關的系列峰會,隆重之外,更是慎重;反恐似乎一躍成為主題,而媒體的嗅覺,更聞得一些“恐恐”效應。
恐懼和恐怖,直接相關,相互循環。
幾天前,社交媒體流傳一則訊息,指峰會期間將有恐襲威脅。消息指來自警方內部,引起特別重視。
此際,全世界18個國家的領袖,包括全球最重要的美國、中國、俄羅斯、日本、印度等領導人,都在吉隆坡。
如果恐怖組織有能力的話,這可能是它們的最佳時機。
消息在網絡廣泛流傳,連外國通訊社也引述報道,在國際間傳開。人們對巴黎恐襲還心有餘悸,哪敢掉以輕心。
之後,總警長卡立阿布巴卡證實這是警方內部情報,是要提醒警察部隊加強戒備。
這或許是大馬少有的高度戒備時刻。警方部署了2千警力,另外有2千500人進入待命狀態。
從某個角度,恐怖組織的目標已經達到了一部份。恐怖活動的主要目的是要製造恐懼,像是巴黎的IS恐襲,以及阿布沙耶夫將人質斬首,就是要讓人害怕和恐懼。一旦人們感到恐懼,恐怖組織就膨脹幾倍,擺出樣子,人們會被嚇死。
阿布沙耶夫斬首行動,極度冷血,它要告訴人們,他們不是一般綁匪,殺人絕不手軟。下一次再來,要大家乖乖就範。
IS襲擊巴黎,以8個人換百來無辜生命,更是震驚世界。對恐怖組織而言,這是以小博大,小刀鋸大樹,士氣大增。
令人感到安慰的是,18個國家的領袖,完全按照原定計劃來到吉隆坡,沒有人打退堂鼓。這是對大馬的信任,也是對恐怖主義作出勇敢的回應。
然而,這還是不夠的。作為全球主要領袖,他們在這個時候聚首,必須以更加果敢的態度,對恐怖主義作更加堅決的打擊。
期望吉隆坡峰會是一個契機,讓全球對恐怖主義宣戰,而不是置身事外,或是流於一般的口惠而不實,只是譴責雲雲。
x x x
論恐怖組織,蘇祿武裝分子肯定是其中一類。“蘇祿軍”2年前入侵沙巴,還殺害我國多名軍警。他們屠殺警察之殘酷方式,迄今仍烙在腦中。
“蘇祿軍”聽命於蘇祿蘇丹基蘭二世Esmail Kiram II,此人親自下令蘇祿軍發動侵略,已經是公開事實。
說他是大馬的國家敵人,也是事實。
基蘭家族一脈相傳,他的子嗣繼承其地位,也延續他的“鬥爭”,更是事實。
奇怪的是,大馬的“烈火莫熄公主”努魯依莎,竟然和蘇祿公主洁希爾見面吃飯,兩人還手持“釋放安華”的海報合照。
旺阿茲莎解釋說,努魯是不好意思拒絕合照。但是,從幾張公開的照片,看來並不是如此。
是努魯太過不敏感嗎?還是她的思維和行為,已經完全被安華事件所牽引,失去了重心?
我不想苛責努魯,我寧可希望她是國家未來的主要領導人。
但是,要成為國家的未來領袖,就應該以國家的利益為重,也要瞭解人民的感受,而不是一直糾纏在家庭政治漩渦之中。
兩位公主的見面會談,外加手持同樣海報合照,不能說沒有象徵合作意義,最低程度,也表示一種友善。
這明顯違反國家利益,對於為國殉職的軍警,也是一種侮辱。
遺憾的是,努魯和她的政黨和友黨,沒有作出道歉,而是用種種藉口,包括“不好意思拒絕”,“司空見慣的事”,“執政黨挑撥”等等,回應大眾。
這並不是政黨之間的鬥爭,而一個政治人物的立場問題;應該向國家和人民作出交待。(星洲日報/星期天拿鐵‧報道:鄭丁賢‧副執行總編輯)


點看全文: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38309#ixzz41ZoDNahR
Follow us:@SinChewPress on Twitter|SinChewDaily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