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9, 2015

鄭丁賢‧就是另一個老二


慕尤丁幾天前的高調談話,終於是駱駝背上最後一根稻杆,把人們以為罩得住的駱駝,硬是給壓垮了。
一根稻杆其實很輕,並不足以壓垮駱駝;正如慕尤丁針對1MDB的說話,其實只是老調重彈,第一次說,很有份量,引起震動;但是,一說再說,就愈來愈失去重量。
那隻駱駝,或許它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承受能力已經到了極限,連一根稻杆都承受不了。同樣的,慕尤丁忽略了,他再次和納吉唱反調,儘管了無新意,但是卻已經越過了界線。
他忽略了納吉之前的警告:“和我在一起,否則就請辭職。”也許,慕尤丁沒有預料到,納吉真的敢下手。
納吉缺乏果斷的性格,凡事謹慎,事事磋商,力求和氣的做法,讓慕尤丁判斷錯誤,以為納吉會繼續委屈求全。
但是,納吉畢竟是政治人物,他活在刀光劍影的政治現實之中,而如今更處在水深火熱的狀態。對他而言,這是政治上的生死之戰。
慕尤丁在巫統蕉賴區部大會的演講――不接受納吉解釋,不等待特工隊調查報告,要求即刻採取行動……等等,如果繼續下去,將會在其它區部大會一再重覆,產生效應。這將動搖巫統中層中堅領導層對納吉的信心,即使目前還支持納吉的區部黨員,也會產生置疑,乃至改變態度。
首相辦公室即刻發表駁斥聲明,這顯然比之前納吉回應的速度,快了許多。
慕尤丁失算的是,他誤撞了納吉準備改組內閣的時間表。這個時間表,早就訂在開齋節過後,原本的估計,這只是一次小改組,對象是國大黨主席職位成疑的巴拉尼威,增加馬華代表,以及調動巫統表現欠佳的部長。
在這個關鍵時刻,慕尤丁的高調唱反,正是把自己送上門去,另外也斷送了同僚沙菲益阿達的仕途。
撤掉慕尤丁和沙菲益,對於納吉而言,這是表達明確的態度,他作為首相,有絕對權力組織他的團隊,而他所要的團隊,就是一個和他合作,朝向共同目標,禍福與共的隊伍,而不允許有扯他後腳,讓他難堪的閣員。
面對1MDB課題的挑戰,他要他的同僚和他一起面對,而不是加入反對。
當然,撤掉了慕尤丁,納吉就要冒不同的風險。
慕尤丁失去了副首相職位,卻也換到反對的自由。沒有了官職,慕尤丁要批評,甚至是反擊,都沒有了束縛,要怎麼反就怎麼反。
慕尤丁很大的可能,是加入馬哈迪的陣容,用1MDB衝擊納吉,號召更多巫統幹部和基層反納吉,並尋求在黨內推翻納吉。
他的難題是,黨選已經延遲了18個月,至少在2018年之前,沒有甚麼機會挑戰納吉的地位;而且,他已經68歲,時間不在他這一邊。
而若說要加入反對黨,或成立新的反對力量,那幾乎不可能。畢竟,他不是安華,缺乏安華當年的個人魅力,也少了安華當年在黨內黨外的支持度。
而目前的朝野政治,都已經接近飽和,慕尤丁縱有雄心,也很難開拓新的空間。
不再是副首相,等於失去了權力和地位,以後的慕尤丁,就和過去的慕沙希旦、嘉化峇峇、安華的命運一樣,大概就是另一個未能當成首相的老二。
(星洲日報/非常常識‧作者:鄭丁賢‧《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

點看全文: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37216?tid=34#ixzz3i4oAqJdV
Follow us:@SinChewPress on Twitter|SinChewDaily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