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0, 2015

鄭丁賢‧民主其實不簡單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ip Erdogan)是一個重要的人物,不但在土耳其,也在穆斯林世界。
他領導的正義與發展黨(AKP)奉行現代伊斯蘭主義,配合伊斯蘭復興運動的力量,從2003年以來,屢次擊敗了世俗主義政黨,逐步的把宗教和國家合體化,改變了二戰後凱末爾推行的現代世俗土耳其的原貌。
埃爾多安的勝利,影響了全球許多穆斯林國家的政黨,他們相信跟隨埃爾多安的步伐,通過民主選舉贏得政權,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推動伊斯蘭化議程。
大馬伊斯蘭黨的專業人士派,也是埃爾多安的信徒,所以這一派也被稱為伊黨的埃爾多安派;惟他們在這一次黨選,被更保守激進的宗教司派所清算淘汰。
而在土耳其,埃爾多安也遭遇了第一次的挫敗。
AKP在大選中,竟然未能贏得過半議席,面對執政障礙。
土耳其是內閣議會制國家。埃爾多安過去擔任多屆實權總理之後,改任權力有限的總統。但他野心勃勃,想通過這次大選贏得超過三分之二議席,從而可以修憲,將土耳其改為總統制國家。
如此,他將可以成為實權總統,地位超越內閣和議會,獨攬大權。
選舉結果,AKP不但沒過三分之二,甚至沒過二分之一;這是人民挫敗了埃爾多安的獨裁野心;同時,這或許也暫時阻擋了埃爾多安和AKP進一步伊斯蘭化的進程。
從總理到總統,從披上民主外衣,到露出獨裁者的面目,埃爾多安不是第一人。
1934年的8月,德國舉行投票,有一個人,他是原任總理,這一次,他告訴人民說:“我們的國家如果要更加強大,總理和總統就應該由同一個人擔任,權力集中才能帶領德意志擊敗所有敵人,建立輝煌,永垂不朽。”
德國人相信了他,投票通過改變政體,讓他一攬總理和總統的權力,成為元首(Fuhrer)。
他的名字叫希特勒。
要注意的是,希特勒並不像毛澤東一樣鎗桿子出政權,通過武裝力量上位;相反的,希特勒是經過一次又一次的選舉,從總理到元首,都是經過人民的同意和委託,取得合法的統治權力。
這也是一種民主途徑啊。之後納粹德國發動二戰,重創歐洲,摧毀自身,可以說是人民同意之下進行的。
諷刺的是,民主不一定是反對獨裁和暴政;民主本身也可能塑造獨裁和暴政。
只要政客懂得玩弄民意,操縱民主議程,他就能夠利用民主來達到極權的目標。
而當一個國家的人民失去理性,盲目和情緒化的接納民粹,或是深信一種革命價值時,他們就容易被政客所利用,成為幫凶。
真正的民主,需要有責任感,有理性思維,有常識的人民,才能成就起來。
土耳其人過去近乎狂熱的追捧埃爾多安和AKP,一再的授予權力。而今一些人醒悟,收回部份委托,可說是懸崖勒馬,阻止埃爾多安獨裁化,也暫緩土耳其更加宗教化。
回到本國,伊黨代表們一面倒的支持哈迪和他的宗教司伙伴們,助長了保守思維,催生宗教化的風氣;怎能不讓人泄氣擔憂?
未來還是要由民意來決定;但是,以今天的民主素質,以及人民的素養,讓我對民意缺乏信心。
(星洲日報/非常常識‧作者:鄭丁賢‧《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


點看全文: 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36729?tid=34#ixzz3cdiD69FD 
Follow us: @SinChewPress on Twitter | SinChewDaily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