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0, 2016

郑丁贤‧土耳其看不到美好明天

2016-07-20 11:47

埃尔多安统治之下,挟民主和民意而自重,扭曲了土耳其建国传统,冲击土耳其宪法地位,也是问题的根源。
土耳其军人政变被挫败,恐怕不是一般人想像的Happy Ending。这个国家未来的路更加难走;它的经历也让第三世界的半民主国家,学到更多经验。

在总统埃尔多安趾高气扬的宣布胜利,以及疯狂的肃清政敌的同时,世人应该客观的问说:如果总统治国有方,如果政府没有问题,那会发生这场叛变吗?
当然,站在民主角度,任何武装政变都违反自由民主原则;军人政变绝对不该。
不过,埃尔多安统治之下,挟民主和民意而自重,扭曲了土耳其建国传统,冲击土耳其宪法地位,也是问题的根源。
谈远一些,回到大约100年前的土耳其,当时它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奥图曼帝国。
奥图曼曾经控制大部份伊斯兰世界,和东方的中华帝国一样,它曾经威慑四方;但是,到了近代,它和中国同样成为亚洲病夫,被西方列强欺压。

1920年代,土耳其出现了一位民族英雄凯末尔阿塔图克(Kemal Ataturk),他在一战中,领军在加利波里挫败英法联军,声名大起;奥图曼帝国崩溃後,他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国,成为现代土耳其的国父。
凯末尔汲取奥图曼帝国失败的耻辱和教训,为土耳其制定一个愿景,立宪规定土耳其是一个现代丶民主和世俗(政治和宗教分离)的国家。
他也赋予军队一个角色,就是“共和国保卫者”,任何一方,包括政府,一旦违反共和国世俗民主的原则,军队就会进行干预。
近一个世纪以来,军队就曾经发动了几次政变,接管政府;军队权力强大,民选政府也战战兢兢,提防越过火线。
2002年埃尔多安上台之後,逐渐改变了军队和政府的势力平衡。埃尔多安执政初期,经济改革成功,赢得人民支持,尔後他开始推行政治伊斯兰运动,在政府和社会注入伊斯兰化政策,逐渐乘离土耳其建国的世俗化精神。
埃尔多安几次选举胜利,从总理做到总统,还准备修宪,把权力集中在总统自己手中;他严厉对付异己人士,控制司法界,关闭媒体,流放政敌,削弱军方地位。
14年来,他从过去的民主斗士,逐步的转变成为新的独裁者。土耳其也从一个世俗国,逐渐的走上宗教化之路。
埃尔多安的统治方式,引发土耳其民主派丶世俗派和左派的反感;但是,并未真正威胁其地位,只是近年经济走下坡,加上和库尔德族冲突激化,以及IS的威胁,让国家处於内忧外患。
军队中不满埃尔多安的势力,终於按捺不足,想要先下手为强,发动政变除掉埃尔多安,或许这是一次夺权行动;但是,也有着军队维护“凯末尔主义”底下的民主和世俗化原则。
政变失败,更加巩固埃尔多安的权力。他趁机大肆逮捕数千军官丶法官和检察官,撤除上万个军队丶司法界和政府内的职位,清除了反对力量。
日後的土耳其,脱离不了一人天下,如同回到百年前的奥图曼帝国的帝王制,只是,如今是假民主的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