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6, 2015

什么是中东问题?

什么是中东问题?说白了就是1947年联合国强行通过將巴勒斯坦分割成两半,一方归犹太人建立以色列国;另一方归阿拉伯人建立巴勒斯坦国。在所有的阿拉伯国家反对下,犹太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1948年宣佈成立以色列国。从此中东成了阿拉伯国家与人民向犹太人斗爭的火药库。虽然间中有曲折离奇的停火、爭议与谈判,甚至出现建交化敌为友(如埃及于1980年与以色列建交互换大使)和所谓以巴和解的奥斯陆协定(1991年),但以巴之间的问题直到今天(从1948年算起到2015年,已是67年,巴勒斯坦立国仍然悬而未解),还是阿拉伯人民的心头之恨。

究竟「中东」这名词如何由来?而它又包含什么国家和地区?简单地说,早年欧洲人或欧洲世界以自身为中心,靠近欧洲的国家成为「近东」(Near East),如土耳其及阿尔及利亚等;在中间地带的称为「中东」(Middle East),如巴基斯坦、以色列。但隨著时代的发展,近东的国家也被列为中东了。

至于欧洲人眼中的「远东」(Far East)一般是指印度和中国等国了。

由于矛盾与斗爭都集中在中东,而中东问题又特別聚焦于以巴的恩恩怨怨,也就形成所谓「中东问题」,其实就是以巴问题。

「中东」的另外一个称呼叫著「西亚」,也就是亚洲的西部,一般指亚洲大陆的国家,並未包括在非洲地带的北非国家。这只是单纯以地理的形式来划分,如土耳其和伊朗算是西亚国家。

由于西亚不足以代表中东的地理范围,今天世界各国都把「中东」当成一个专有和特定的地理名词。

以下是传统上被称为中东的国家和地区:巴林、塞浦路斯、埃及、伊朗、伊拉克、以色列、约旦、科威特、黎巴嫩、阿曼、巴勒斯坦(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卡塔尔、沙地阿拉伯、敘利亚、土耳其、阿联酋及也门。

极端组织復甦

也有人把下列国家和地区列为大中东地区:阿富汗、阿尔及利亚、利比亚、巴基斯坦、突尼斯,前苏联解体后宣告独立的一些伊斯兰国家。

因此我们只能以在「西亚」和「中东」地区的国家列入,但它们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大多数是阿拉伯民族(也有伊朗的波斯人及土耳其的突厥人信奉伊斯兰教),而且信奉伊斯兰教的佔大多数。换句话说,中东、阿拉伯与伊斯兰在一定程度上是三合一的(巴勒斯坦的主要民族是阿拉伯人,且是属于逊尼派的伊斯兰教)。

在伊斯兰教中,又分成逊尼派和什叶派,这两个派系也涉及了近些年来的教派斗爭。

就宗教派系来说,伊朗是什叶派的大本营,而沙地阿拉伯是逊尼派的大本营。一般估计,什叶派的人口较少,占穆斯林人口约20%,余者为逊尼派。

在歷史上,逊尼派往往处于主流和主导地位,但在1979年伊朗宗教革命成功后,什叶派开始抬头,也刺激了逊尼派不甘落人之后,决意迎头赶上。

90年代之后,极端的逊尼派在阿富汗建立基地,並得到伊拉克和利比亚等国的支持,导致其领袖奥萨马拉登肆无忌惮地在世界各地燃起恐怖火花;尤其是2001年911恐袭事件成为现代歷史上的最大悲剧。这意味著中东问题已告扩大和变质,不再是局部战爭或通过政治手段谋求和解,而是诉诸恐袭和人肉炸弹向美国和以色列乃至世界展示恐怖顏色。结果激怒西方及爱好和平的国家团结起来,向恐怖主义宣战,这是奥萨马意想不到的结局。在2001年美军扫荡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及2003年美军瓦解伊拉克的萨达姆政府,就是毫不容情的报復。

虽然在这之后,美国扶持了阿富汗及伊拉克新政权,但总是安抚不了人心。所谓民主选举代替不了民生,人民仍生活在苦难之中,也给了极端组织借助民怨再度復甦。虽然这个过程是缓慢的;但在2011年一场「阿拉伯之春」的运动又不期然地在突尼斯掀起后,竟然如野火燎原地在中东形成混乱的局面,而给极端组织一个重新整合的机会。

长期独裁种祸根

其因由是这样的:在突尼斯开始而后波及埃及、利比亚、敘利亚及也门的运动是「三无运动」——无明显宗教主张,无强大反对派组织和无外来敌人唆使和利用,纯粹是人民对高物价、高屋价和高失业率的抗议,要求给麵包和食水,但实际触及这些国家欲建长期独裁政权而种下祸根,例如突尼斯的本·阿里在位23年(75岁)、埃及的总统穆巴拉克在位30年(81岁)、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在位42年(2011年死时69岁)、敘利亚总统阿萨德在位30年后,才于14年前將位子传给儿子巴沙尔,还有也门萨利赫也掌权33年(2011年下台时已69岁)。

美国本来以为默许中东一些国家陷入打倒和推翻独裁政权就可为这些国家带来民主,也就有了所谓「阿拉伯之春」的美誉,甚至一些非中东国家也羡慕中东的阿拉伯人民敢于向「家族王朝」挑战,並预言世界各地將会吹响「阿拉伯之春」的號角。

遗憾的是,所谓「阿拉伯之春」竟是触发反美与亲美力量的斗爭;波斯人(伊朗)与阿拉伯人的斗爭;逊尼派与什叶派的斗爭;少数宗派的王权与多数宗派的百姓的斗爭,整个中东不是迎来春天而是乌烟瘴气。

转入2014年,我们又惊讶地发现比基地组织更诉诸暴力与杀人的「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在伊拉克及敘利亚的土地上出现。这是因为美国虽然镇压伊拉克整整十多年且已扶起「民主」政权,但依然无法平靖局面,反而成了恐怖组织的新温床。

如今再加上陷入內战4年的敘利亚一片兵荒马乱,已让ISIL利用伊拉克与敘利亚的毗邻的北部土地建立起一个极为残暴的所谓「伊斯兰国」,两位日本人质被杀害就是一个明证。

由此来看,因为中东问题被放大到无穷尽和没完没了,也就让恐怖分子借此课题大做文章,进而让人对相关组织產生恐惧。

其实,归根究底,在正本清源地对症下药外,也得使用非常手段將新的恐怖组织荡平,不让它们假借中东课题行残暴之实(从支持巴勒斯坦立国到建立大阿拉伯伊斯兰国),否则让极端的恐怖分子一再残害无辜的人,世界將永无寧日了。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columns/pl3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