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31, 2014

鄭丁賢‧只要伊刑法,洪災算甚麼


我對伊斯蘭黨的執政目的,已經絲毫沒有懷疑了。
黨中委,長老之子,明日之星的聶阿都一句“水災,就是上天要伊斯蘭黨致力推動伊刑法的徵兆。”
一句話,把人們帶回中世紀前的神權時代。
在那個年代,人是沒有作用的,就像是螻蟻一般的小生命;人要生存,就得靠上天的憐憫。要你活就活,要你死就死。
但是,人怎麼知道上天要他生或死呢?
就有一批人,他們可能是君王,或是神職人員;他們說:“我的權力來自上天,我代表上天說話,你們就要聽我的。”
要你去打仗,就說這是上天下旨,要你做奴隸,也是上天旨意。
總之,人是不能思考的,也不能置疑;要你怎樣就怎樣,因為那是上天的安排。你不跟隨,你敢反對,那上天就會懲罰你。
我以為一千多年後的今天,神權政治早已經是神話的一部份。人類歷史的啟蒙運動,把人類渾渾沌沌的腦袋開啟,注入理性主義,開始懷疑神權,找回人的能力和價值。
隨後,人類開始學習科學,通過科學來瞭解世界,並且學習人文,通過人文提昇生命的意義。
這就是文明。
今天,伊斯蘭黨卻是把人類文明的這一個進程給刪除了,要直接回到神權時代。
它要推行伊斯蘭刑事法,就告訴大家:“水災,就是上天要伊斯蘭黨致力推動伊刑法的徵兆。”
水災,在他們心中,和氣候變化不相干;和環境惡化無關係;和水土保持是兩回事。
水災,在他們眼裡,看不到二、三十萬人失去家園,看不到災民捱餓遭寒,看不到病的傷的死的。
他們的心和眼,只有伊刑法,為了伊刑法,甚麼都可以不要,大水災成為合理的,也是可以的,必須的。
一個“上天”,把人的知識刪除了,把思考省略了,把理性取消了,連人性都沒有了。
這個聶阿都,難道他沒上過學嗎,沒學過地理,不知道東北季候風嗎?他沒讀報紙看電視上電腦嗎,不知道艾爾尼諾,溫室效應,氣候反常嗎?
難道他不知道吉蘭丹的羅京高原,十幾年來被瘋狂的砍伐,州政府無節制的發出開伐執照,以及對非法濫砍不加取締嗎?
環保團體的調查,發現羅京高原受破壞的程度,遠遠超過金馬崙高原;如果金馬崙高原是情況嚴重,必須馬上拯救,那羅京高原則是病入膏肓,非送進ICU不可了。
如果不是羅京高原生態近乎被摧毀,今天話望生和瓜拉吉賴的災情,會這麼嚴重嗎!
聶阿都和他的伙伴們,可不管這一些,他們心裡只有伊刑法,伊刑法,伊刑法……,而從不問吉蘭丹伊斯蘭黨州政府做了甚麼防範水災,阻止環境惡化,整治河道水文的工作。
我一點都不懷疑,伊黨鐵了心要落實伊刑法,即使洪水淹沒了吉蘭丹,浸泡了全馬,更加要伊刑法,然後,再向100%的伊斯蘭國前進。
因為,他們說:“這是上天的旨意。”(星洲日報/非常常識‧作者:鄭丁賢‧《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


點看全文: 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35166?tid=34#ixzz3NTCDle7k 
Follow us: @SinChewPress on Twitter | SinChewDaily on Facebook